Sabtu, 26 Oktober 2013

2014年财政预算案 “强化经济韧性,加速转型,兑现承诺”





































2014财政预算案重点摘要

首相兼财政部长拿督斯里纳吉提呈2014年财政预算案,主题为“强化经济韧性,加速转型,兑现承诺”。


【消费税】

201541日起实行,税率是6%;销售税与服务税同步废除。
●日常食用品、水供、首200单位电费、政府服务、公共交通、住屋买卖与租金等,免消费稅。
●生效后,一马房屋住户可获一次性的300令吉。
●个人所得税将减13%不等,公司稅降1%24%


【公仆花红】

●明年1月派发半个月花红,或至少500令吉;退休公务员享250令吉特别援助金。
【旅游促进】
2014年列“旅游年”,
2015年列“节庆年”。


【所得稅】

●月入8000令吉以下者,享特别减免额2000令吉。
2014年估税年开始,凡满意每月预扣额,可豁免提交纳税表。


【补贴】

●白糖每公斤34仙补贴,今起全面废除。


【退休基金奖掖】
2030岁投资者,一年內投资额只要达1000令吉,可享一次性的500令吉奖掖。


【企业】

●推出总额1亿2000万令吉的综合配套协助中小型企业发展;相关奖掖会延长至2017年尾。
●设1亿令吉夜市小贩企业计划基金,以4%低息,贷出最高3万令吉。
●配合最低薪金制,雇主明年支付的全年薪金差额,可额外扣税。
●创设5000万令吉大学生企业基金,鼓励大学生创业。


【生活津贴】

●家庭月入900令吉以下,每月获250令吉援金。
●一马援助金个人数额由250令吉增至300令吉。
●家庭数额增至650令吉;收入资格提高到4000令吉以下。


【教育】

●华小获5000万令吉拨款。
●中小学生续享有100令吉援助金。
●大专生250令吉一马书券计划维持。


【打房措施】

●明年起,国人产业盈利稅大增,3年內转售稅率增至30%;第420%,第515%
●外国人3年至5年皆30%;第6年起5%
●外国人置业最低产值由50万增至100万令吉。
●发展商须详列售价,包括给予购屋者的好处。
●禁止发展商利息承担计划,以免发展商在兴建期间,在房价里纳入贷款利息。


【增税】

●将在201541日开始推行6%消费税(GST)。消费税不会对水供及家电每月首200个单位征税,也不会对运输服务、公共交通、大道、教育、保健等服务领域征消费税
●取消白糖每公斤34仙补贴,1026日生效
●外国人可购买房房最低价格,从原本50万令吉提高至100万令吉或以上
3年内脱售房屋,产业盈利税增至30%;在第4和第5年脱售盈利税为20%15%;在第6年以后脱售,若是本地公民不会被征收产业盈利税,公司则需付5%的盈利税
●非公民在首5年内脱售房屋须付30%的盈利税,由第6年以上,须付5%盈利税
●月入4000令吉的家庭无需负担所得税,估计30万人受惠
●为确保税务架构更进步,可征税收入由最高的超过10万令吉增至40万令吉


【减税】

●月入8000令吉以下者,可获特别减免个人税务达2000令吉
●落实消费税后,个人所得税税率将降低13%,至于非公民个人所得税即建议降1%,由26%降至25%
●落实消费税后,提供一次性300令吉现金援助,予接受“一个大马援助计划(BR1M)”的家庭
●从2016课税年开始,企业及中小企业的公司税分别降低1%。企业所得税从目前的25%降低至24%;而中小企业所得税则从20%降低至19%
●合作社的税率将由2015年,降低12%
2015年税务年起,秘书费和报税费用可享有税务豁免
●花在会计和资讯工艺相关的训练费,可在2014年和2015年课税年,享税务优惠
●为鼓励中小型企业遵守今年11日落实最低薪金制,雇主201411日至1231日付给员工的全年薪金差额,将获得附加扣税


【奖掖】

★明年11日起,一年至少投资1000令吉予私人退休基金计划(PRS),年龄介于20岁至30岁者,获一次性500令吉奖掖,为期5年★为了鼓励更多人参与“一个马来西亚退休储蓄计划”(SP1M),原本的5%年利从明年11日开始上调至10%,一年最高额从现有的60令吉增至120令吉

★一马援助金

21岁以上,收入不超过2000令吉,援助金从250令吉提高至300令吉
●月入3000令吉以下家庭的援助金,从500令吉增至650令吉,另加50令吉一马援助金保险。换言之,家庭总收入不超过3000令吉者,可享700令吉一马援助金
●家庭总收入介于3000令吉至4000令吉,可获450令吉援助金,另加50令吉一马援助金保险
●所有申请一马援助金的家庭,可获政府增加50令吉缴纳额予大马回教保险或一马援助金保险,以提高死亡或永久残疾保额至3万令吉


★政府将设立夜市小贩企业计划基金,提供最高借贷额3万令吉微型贷款,贷款利息4%,协助夜市小贩应付营业开销

★继续提供100令吉援助金予中小学生

★继续一马书券计划,提供250令吉书券予大专生

★在学校建筑、提升及维修特别基金下,华小、淡小、教会学校、政府资助宗教学校、寄宿学校、玛拉初级理科学院及人民宗教学校各获5000令吉拨款,所有国小则获1亿令吉拨款

★将为乳癌患者提供义乳和价值1200令吉的特制胸罩

★月入低于900令吉的父母,把儿女送入社会福利局注册下的私人托儿所,每月辅助金250令吉

★家庭月收入5000令吉以下的公务员,可享有每月180令吉的托儿所补贴

★社会福利局属下孤儿院就读的在籍学生每日津贴从1令吉50仙提高至3令吉,学前儿童的每日津贴则从50仙提高到1令吉

★社会福利局属下老人院乐龄人士,每月津贴从10令吉提高至30令吉

★向末期肾衰竭患者免费提供每台价值19000令吉的连续流动式腹膜透析(CAPD)装备

★公司电脑与资讯科技设备开销,20%加速资本递减优惠(Accelerated Capital allowanceACA)和80%每年免税额优惠,从原本的2009年至2013年的估税年,延长到20142016年的估税年。与消费税有关的会计和资讯及通讯科技培训开支,将在20142015课税年进一步获得税务减免

★提供1亿令吉给在20132014年让员工接受消费税培训的企业

★提供高达1.5亿令吉的财务援助,给在20142015年购买会计软件的中小企业

★政府在绿通道(Green Lane Policy)政策计划下提供融资、税务奖掖及原料,将延长至20171231

★政府鼓励私人界建可负担房屋,每一单位将获3万令吉津贴,在有高需求的地区建造中低价屋的发展商将是首选,在2014年的限制是1万个单位,计划适用在201411日起获批准的房屋计划

★公务员将获最低500令吉或半个月花红,退休公仆则获250令吉特别财政援助,政府将在明年初支付

★亲民房屋单位每间房屋售价介于4500065000令吉,提供每单位150002万令吉的补贴

★配合2014年大马旅游年,延长兴建4星级及5星级酒店的“新兴地位”(Pioneer Status)或投资税补贴,鼓励增设符合高消费游客需求的“会议、奖励旅游及展览”(简称MICE)设施

【拨款】

★拨款2000万令吉,在25个地方政府提供496架闭路电视

★拨款1亿令吉提升印裔教育表现及技能培训,包括2800万令吉的初期教育计划

★拨款2000万令吉购买800辆巡逻电单车


★拨款88亿令吉予军警降低罪案



Sabtu, 19 Oktober 2013

行动党爆发寒战暗战


民主行动党中央与地方的角力在行动党中委会重选后终于爆发,且愈演愈烈!开第一枪的是行动党马六甲州主席吴良山,接着是柔佛州主席巫程豪,连被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解除”职务的吉打州主席李源益也回呛,说自己才是“合法的州主席”,拒绝承认由总部委任的“临时州主席”再里尔。 行动党地方领袖发难,505大选前的人事纠纷是导火线,但最让地方领袖和基层感到心寒的是,中央领导层讲一套、做一套,在大家面前自吹自擂行动党是多么民主,但其实却是一个人治的政党,整个党由“是“林氏父子二人帮”说了算。

今天的行动党,其实已经变成一言堂。虽然行动党有中委会和纪律委员会,但却形同虚设。像大选期间,一些行动党党员因不满未被提名,以独立人士身分参选,结果目前所知且比较为人熟悉的就只有莲花苑区前州议员李映霞被开除党籍,其他人包括沈同钦,因为在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劝说下弃选,结果被开除后又恢复党籍。行动党国会领袖可以推翻纪委会决定的例子,也只有行动党才会发生。另外,505大选时,行动党中央以改朝换代之名,硬硬派了许多天兵上阵,完全抹煞了多年来默默耕耘为火箭付出的地方领袖和基层,这种情况在柔佛州尤其明显。在强劲反风推波助澜下,这些天兵都顺利当选,而这些获得中央领导层支持的天兵,下一个目标就是在州联委会选举中,推翻地方领袖。

最让地方基层忿忿不平的是,这些天兵根本就是把选区当作酒店,偶尔才亮相一次,选区的服务就全部交给基层负责。大选前,因为有推翻国阵的共同目标,地方领袖和基层对中央的独裁作法敢怒不敢言,但大选后,他们忍无可忍,公开向中央呛声。他们这样做也是为了自保,若他们继续任由中央集权,原本 属于他们的权力就会逐渐旁落。例如吴良山因不满两名火箭州议员与他划清界限,愤而辞去甲州反对党领袖一职。甲州行动党署理主席林敬贤也与他共同进退,辞去州议会党鞭,其实就是要提醒林冠英,若继续纵容赖君万和邱培栋,就要承担家丑外扬的严重后果。


巫程豪则对中央接管吉打州联委会的决定持有不同意见,同时也对林吉祥的马来西亚人之梦理念的执行方式提出质疑,认为中央完全没有尊重地方基层。巫程豪质疑中央的决定,其实也是为自己部署,因为他知道林冠英已经开始密谋,安排自己人在柔佛州联委会选举中竞选和取得控制权。虽然巫程豪已经表明会让贤,但他也不希望看到天兵控制柔佛州行动党,这次他先发制人,就是提醒中央不要乱乱来。

Ahad, 13 Oktober 2013

火箭五大罪

行动党各州领导层内讧如野火燎原般,在吉打州点燃战火后。迅速向南吹,吉打州委会闹双胞事件仍悬而未决,该党秘书长林冠英一意孤行打压吉打本土派老党员,委派一个乳臭未干的乖孙子再里尔去接管吉打州委会,当吉打州行动党原任州领导层透明,也不理睬李源益的申诉,连远在南方边城的柔佛州主席巫程豪也看不顺眼,公开提醒当中央检讨接管吉打州领导层的做法。别以为林冠英只是不理会一些支部领导的异议,不会理睬已经退党或被开除的前党员的批评,他连州甲柔两名主席通过媒体喊话的大动作也不出声,甲州主席吴良山受不了赖君万及邱培栋两名“林冠英的人”获得中央的撑腰在甲州自高自大搞三搞四,当州行动党领导层透明,愤而辞去甲州议会反对党领袖职。当林冠英被媒体追问时,他却说还没收到信。用书信来往是行动党的文化吗?那个今年开除党籍的前雪州州议员李映霞也说它至今未收到开除信呐!

行动党开除党员是用记者招待会来宣布开除的“免费开除法”,连写开除信,邮寄开除信的成为本也要省起来。吴良山公开辞职,林冠英还得等收到“信”后才发表评论,天下没有任何官会承认自己“官僚”,林冠英也不例外。然而,皇帝不急太监急,行动党柔佛州主席巫程豪连番公开向“党中央”喊话,说他对党內最近的发展忧心忡忡;他认为,该党面对的问题,包括党经不起內外的批判、中央集权、精英领导而致下情无法有效上达,以及出现未依法行事的情况。

巫程豪州主席对行动党“中央”作出五宗罪的严重指控,是否已经达到忍无可忍的地步?林冠英英明领导的行动党在5.05大选取得辉煌的胜利,行动党竟被巫程豪形容为一个“经不起內外的批判、中央集权、精英领导而致下情无法有效上达,未依法行事”的政党。这番话如果在大选前讲出来,恐怕林吉祥、张念群及刘镇东都不敢去柔佛州竞选了。巫程豪控诉的行动党五宗罪,是该党的陈年病态还是5.05过后才发生的事情?若是前者,撇开林吉祥不说,该党青年才俊如刘镇东、张念群、潘俭伟、倪可敏、张健仁、甚至是主席卡巴星及资深老党员赖君万、陈胜尧医生、方贵伦等为何始终完全没发觉行动党有经不起內外的批判、中央集权、精英领导而致下情无法有效上达,以及出现未依法行事的问题?莫非巫程豪医生胡言乱语,需要去看医生?

巫程豪提出行动党五宗罪的控诉后,预料林冠英将指挥其“否认症候群体”跳出来一一加以否认,并促巫程豪为其控诉举证,一些专司拍马屁的马仔将拿起鸡毛当令箭向巫程豪施压,讽刺巫程豪不敬神明,没有下情上达,通过适当管道向中央申诉,没有获得柔佛州委的一致认同其五宗罪指控,就擅自发表有关言论,其“中央集权”领导作风应受谴责,建议“中央”开除巫程豪、接管柔州行动党州委等等。最后,行动党的“中央”预料以同样的五宗罪“修理”巫程豪,让巫程豪自食其果,背着五宗罪的十字架,从林冠英的视觉范围内消失。

马六甲州行动党主席吴良山以两名州议员在他赞扬甲州首长依德里斯哈伦事件上和他划清界线为由,愤然辞去甲州反对党领袖一职。与此同时,甲州行动党署理主席林敬贤和吴良山共同进退,也宣布辞去行动党甲州议员党鞭一职。表面上看起来,吴良山和林敬贤是因为和两名州议员无法共事而辞职,但其实他们是以退为进,要党中央表态。虽然吴良山没有指名道姓,但明眼人知道,他所指的两名州议员是哥打拉沙马那区州议员赖君万和爱极乐区州议员邱培栋。赖君万和邱培栋曾经澄清吴良山赞美依德里斯纯属其个人言论,更表明与他划清界限。赖君万随后也发文告批评吴良山,行动党并没有和国阵礼尚往来的做法及文化。赖君万和邱培栋敢于批评吴良山,主要是因为他们有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撑腰。吴良山就不点名地指控这两名党同僚是获得行动党中央“默许”,不择手段逼他下台。

甲州行动党共有6名州议员,一派是以吴良山为首的派系,除了林敬贤之外,还有郑国球和陈仲祥,加上马六甲市区国会议员沈同钦。另一派则是获得党中央支持的赖君万和邱培栋。在吴良山和林敬贤先后辞职后,行动党中央会委任谁填补他们留下的空缺,都会对未来的发展产生巨大影响。如果是委任郑国球和陈仲祥,至少还会获得吴良山派系的支持和配合,但如果林冠英想藉机铲除吴良山的势力,委任赖君万和邱培栋,只会让目前的甲州火箭内讧进一步升级。委任赖君万和邱培栋,不仅会在甲州行动党引起轩然大波,即便他们获得行动党中央力挺并在州议会获得提名,但他们日前在甲州议会的胡闹行为,肯定会让国阵大作文章。


赖君万日前在甲州议会问答环节时段,因鸡场街事件与首长扛上,并引述报章报导,要首长当场承认曾说过的一番话,结果遭议长援引议会常规驱逐出议会厅和禁足一天。赖君万对此沾沾自喜,自认本身是为民请命,但吴良山却不以为然,反而认为这是胡闹的行为,只会让外界对行动党产生不公平和恶劣评语。吴良山和行动党中央扛上,林冠英和行动党纪律委员会主席陈国伟至今依然保持沉默,但这并不意味林冠英会放过他,因为以“林神”有仇必报的性格,这口怨气如何吞得下。可是,他也清楚知道,以赖君万和邱培栋的料子,根本不可能独挑大梁。赖君万和邱培栋在甲州行动党,根本就已经被吴良山领导的州联委会排挤,即便硬硬把他们扶上位,也只是加速党争爆发。更何况,吴良山还掌握了他们滥权的证据,若逼得太急,吴良山干脆把相关资料交到反贪污委员会,届时不仅涉及的人遭殃,也会重创行动党,因为根据吴良山所言,他们是公款私用,而党中央已经知情却没有采取任何行动。

行动党中央一直批评国阵滥权,但自己人犯了同样错误却网开一面,这岂不是五十步笑百步?